Cointime

扫码下载App
iOS & Android

对话投资人和建设者:打造去中心化的物理层,DePIN 的核心竞争力何在?

转:深潮 TechFlow 《对话投资人和建设者:打造去中心化的物理层,DePIN 的核心竞争力何在?》

邀请嘉宾

Jing Sun, IoTeX COO, 原硅谷前沿科技投资人, 成功建设两支硅谷前沿科技风投基金,投资了超过30多个明星项目包括Rippling, Theta Labs,同时也是Polychain的LP投资人。2017年以联合创始人身份加入IoTeX。

EO, Future Money Group Founding Partner, 连续创业者和投资人。2017年全身投入到加密投资中去,其中他领导的基金专注于Depin。

介绍

Depin,去中心化物理硬件基础设施,之概念的持续走高在近日吸引了极高的关注。万向区块链实验室也陆续在今年推出沙龙访谈计划,其核心就是讨论Depin。其实早在市场复苏之前,IoTeX就在全球各地举办生态会议聚集Depin生态的创始人来进行大脑风暴。无论是人工智能,数据可用层,物联网设备,区块链基础跨链设施,或是Web3头部风投都是讨论中的一份子,可见该赛道所涉及的应用场景之广之深。

IoTeX自2017年以来致力打造区块链和现实世界的中间层,来吸纳Depin生态的不同建设者来参与搭建。相比之下,FutureMoney Group也是Depin的忠实投资者,其信念:“未来货币将成为一个强大的数据库,能够改变人类的工作方式”也引人深思。

深潮也是历届IoTeX R3al World活动的参与者,今天很荣幸邀请到两位截然不同但又在经历上有相似之处的业内Builder和投资人,来探讨其的身份转换和其身处高位却选择押注Depin赛道的原因。

漫谈三问

1.为什么从硅谷前沿投资人变身为奔于Depin前线的IoTeX builder?

Jing:

在2013年到2014年间,我投资了很多涉及人工智能(AI)和物联网(IoT)的赛道,包括服务代码、软件即服务(SaaS)等。我当时投资了许多传统的AI公司,主要集中在算法和机器学习领域,而不是像现在的生成式AI。当时,机器学习非常热门,我们投资了许多出色的AI科学家和工程师。然而,这些公司大多数在创业方面受限,很多项目在一两年内就被大公司收购。

后来我发现,这些AI创业公司的主要问题并非技术水平,而是缺乏数据。AI公司需要数据进行机器学习,然后将其应用到特定领域。然而,我发现数据主要掌握在大型企业手中。因此,这些AI公司无法获取数据,限制了它们的发展。它们只能在边缘领域进行一些有限的工作,而且它们的算法很容易被大公司替代,最终被合并到这些大公司中。

这让我意识到算法本身已经呈现出垄断和中心化的趋势。在创新方面,几乎所有的进步最终都归功于科技巨头。第二点是我注意到,作为原始一代或二代互联网用户,虽然享受了方便和免费的服务,但用户并没有完全意识到他们在数据所有权方面的牺牲。用户的所有数据都掌握在大型科技公司手中,成为它们盈利和增长的重要来源。

在这个时候,我意识到在整个互联网2.0时代,用户实际上是一种商品,是一个没有权力和数据所有权的用户。初创公司也无法获取这些数据,因此它们在这方面也是毫无实力的。

整个社会经历了一个周期,从互联网刚开始时的开源、开放,逐渐演变为互联网2.0时代的垄断和中心化。这中心化趋势成为一个重大问题。直到2015年,比特币出现时,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因为它只是一种新的货币。但是当以太坊出现时,特别是智能合约的引入,建立了一个可编程的平台,给予开发者开源的空间,我意识到了一种解决方案。这个解决方案模糊但激发人,让我觉得这可能是真正激发创新、赋予普通用户权力的出路。

投资人的角度是宏观层面的,关注整个赛道的机会和潜力,基于基本原则做出投资决策。然而,在具体项目层面,投资人的可控性很低,因为具体项目的发展路径和引导难以预测。投资人在投资众多项目时,侧重选择优秀创始人,但一旦决定投资后,成为支持角色,提供支持和资源,而非决策者。

我在2015年到2017年这段时间不断学习和投资,与创始人和早期投资人互动。直到我全身心投入加密领域,成为IoTeX的联合创始人,我决定更深入地参与其中。作为投资人,我发现自己处于一个相对后端的位置,对许多公司或项目的内部运作并不了解,有时也难以确定项目未能成功的原因。

投资人很想判断一个方向是否正确,但有时候难以确定是方向不对还是执行不行。当我对某个赛道非常热衷时,我渴望更深入地参与,变成一个建设者或运营者。我年轻时有机会做投资,但没有真正创业的经历。对我来说,运营一个公司,从零开始逐渐发展,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对我具有强大的吸引力。

为什么从中关村连续金融科技创业者变身于Depin投资人?

EO:

我应该是 Helium 中国社区最早的成员之一,在2019年接触到了 Helium的概念,之前也涉足过硬件、存储和计算领域的一些区块链项目。我是一个连续创业者,对新技术和趋势非常关注。从2017年开始涉足加密行业后,我发现参与新领域或叙事,无论是投资还是创业,都能获得很好的回报,如流量红利和流动性。我相信寻找那些以前不存在的赛道是发现新的Alpha机会的关键。

我的思考过程是通过不断在行业中接触、实践并获取反馈而形成的。对于金融科技(Fintech),它在早期是一个很好的创新,提倡去中心化,实现点对点金融代替中心化金融。然而,随着各国监管的出现和发展,以及Fintech行业最终的发展状况,我认为它在一定程度上偏离了初衷,过于深陷现有金融游戏的规律。

从投资回报、从业人员回报以及投资回报的角度来看,Fintech可能并不是最佳选择。其估值最终会受到金融游戏规则的限制,回归到PB估值,实际上更像是一个当铺的逻辑,而不是科技公司的估值。这是后来资本市场和一些明智的投资者逐渐意识到的。

从退出的角度看,只有少数头部资本真正投资Fintech取得了良好的回报,主要局限于一些Fintech工具,如支付工具Stripe,或者是通过技术利用网络的各种借贷和P2P平台,最终的结果都不尽如人意。

因此,我认为Web3不应该沿用Fintech的老路,不应该过于金融化,而应在金融化的过程中引入一些现实世界的外部影响。这样做有两个好处,一是可以减小对金融本身的依赖,用金融手段启动一个网络,最终产生正向现金流。

第二个好处是任何商业模式或运动都应具有积极的社会意义,这样在与监管的谈判中就会更有优势。如果永远是一个金融游戏,那么全球金融监管仍然会非常严格,这对Web3的发展可能会不利。因此,这是我的一个连贯的思考结果,导致我对当前Web3的定位有所思考。

2.身在高位,你们选择了Depin这条赛道的论点分别是什么?

Jing:

IoTeX 五年前成立的初衷是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物理层,利用区块链技术构建基础设施,使物理世界的机器和经济能够有效连接。

其次,技术的发展经历了一个阶段,前三年主要集中在建设区块链基础设施,到了 2021 年,基础设施已经基本建成,应用开始涌现,其中包括 DeFi、GameFi 和 NFT。在这个过程中,IoTeX 逐渐认识到区块链最大的价值在于构建一个不需要信任的金融系统,更重要的是为物理世界中机器产生的价值提供高效的价值交换层。

基于这一理念,我们在 2021 年底发布了名为 "MachineFi" 的白皮书,提出了一个早于其他术语如 "Depin"的概念。白皮书中指出未来几十年,社会生产力的大部分可能会由机器完成,占据 60% 以上的生产力。

2021年初的预测没有考虑到2022年底AI的快速发展,加速了我们对物理世界的机器化的认识。

当前社会趋势表明,未来更依赖物理世界的机器来提供生产力,这引发了关于机器如何制定规则、产生资源、协同合作的问题。这涉及到一个巨大的基础设施,约占全球生产总值的65%以上,但在建设方式上存在差异。从整体上看,这一基础设施包括物理基础设施(如交通、能源、无线通信等),在不同国家中的配置方式各异。

其中,"Depin"的概念被视为物理基础设施的一小部分,专注于构建这一庞大基础设施的底层。它强调了从下而上的方式建设这些基础设施,并采用了区块链技术作为底层逻辑。

不同于当前由国家或资本主导的建设方式,"Depin"提倡通过去中心化的方式,以更民主、更参与的形式构建这些基础设施。它认为基础设施的建设应该更多地由底层社区和个体推动,而不仅仅是由资本主导。

总体而言,"Depin"和之前提出的"MachineFi"概念在理念上是一致的,都致力于利用加密货币的理念,但关注的垂直领域有所不同。这一愿景比当前的GameFi、DeFi等垂直应用更为广泛,容量也更大。

EO:

我认为未来的工作将由Web3和人工智能技术改变。在一个充满动荡和变化的世界中,许多地区的资源分配非常不均匀,包括教育、医疗和资本资源。Crypto和Web3提供了一个开放的平台,可以将人们拉平,实现更平等的机会。未来的工作将变得更加虚拟,结合了工作、娱乐、上网和加密等概念,吸引了大量新人涌入虚拟世界。

在过去几年中,DeFi和GameFi等领域的兴起推动了个人参与,例如DeFi农民和游戏玩家通过在线游戏赚取收入。然而,我观察到在一些低收入国家,人们的生活条件非常艰难,但他们已经接触到了Web 3。这些新兴工作种类使得人们能够通过Web 3和AI技术获得更多的收入。

未来的机会可能包括Web 3和AI结合带来的创作者经济,创作者可以在Web 3平台上发挥更大的潜力,通过NFT和社区赚取更多的收入。另一个机会是将线下生活场景与区块链相结合,通过硬件连接实现对线下生活的监测和调度,打通线上和线下世界。Depin是这一领域的入口之一,通过硬件将数据传输到区块链,实现可信、可计算的单元。未来可能会打破线上和线下的界限,让链上合约用于调度线下资源,包括人力资源和完成现实任务的新型矿工。

我最近关注到的趋势是在Web 3和AI技术的作用下,新型的工作种类将涌现。这些工作既包括创作者经济的发展,也包括线下场景与区块链的结合,打通现实生活和虚拟世界的界限。这一切将为人们提供更多机会,尤其是在低收入地区,人们可以通过Web 3和AI技术获得更多资源和收入。

然而,我发现在区块链和以太坊社区的发展中,资本和技术结合后会发生一种冲突,形成垄断。例如,MEV就是一个例子。拥有出色算法的人,结合多个交易所和DEX,可以进行套利或者执行“front run”等操作。掌握了节点和预言机的人,可以在交易中按照自己的利益进行排序。这种将资本和技术结合的玩法支配了整个生态,包括在GameFi和DeFi中,大型投资者进入后挖矿变得不再具有吸引力,零售投资者参与度逐渐降低。由于缺乏足够资本和高级技术,零售投资者逐渐退出,使得这成为一场权力游戏。现在的Crypto难以实现真正的普及,原因之一是因为已经存在许多庞大的鲸鱼,他们持有大量比特币和以太坊。新加入者似乎只能追溯到早期参与比特币和以太坊ICO的人,这些人有更多的资本,而新加入者则难以进入。这导致了一种不公平的世袭和资本主义的不平等现象。

有人指出比特币的基尼指数比朝鲜还要高,达到了0.88,而朝鲜为0.84。这高基尼指数导致外部参与者很难进入,因为内部权力过于强大,外部参与者很容易被主导或者被游戏操作。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需要在资本和技术中引入第三个生产要素,即劳动。劳动来自于每个个体,特别是零售投资者和散户,这种劳动最好是多样化的、创造性的。只有引入劳动,网络才能真正创造外部价值,否则它将仍然是金融游戏,后续参与者只是接盘者而已。劳动创造外部性,产生收入,并通过Web 3的金融机制进行分配,这样的游戏才能持久。

其次,通过引入劳动,我们可以制衡过大的资本和矿主、矿霸,以及拥有AI算力的实体。未来的工作应该着眼于如何引入劳动。Depin是一个起点,它让线下劳动可以被监测。例如,参与Helium网络需要自行铺设设备,而设备之间的距离、选址等因素都需要劳动者去考虑,这就形成了一种平衡破裂的因素,需要真正投入努力、劳动和技能来经营网络。这种方式可以建立一个长期粘性较好的网络,也更符合人性,因为仅仅投入金钱的游戏更类似于赌博,而真正的劳动和投入才能产生情感连接和沉默成本,使人更愿意留在网络中。

3.目前的Depin有或缺乏什么核心竞争力?

Jing:

我从IoTeX商业模式的角度谈谈depin的核心竞争力。

IoTeX目前有两个主要部分,一个是Layer 1,另一个是Layer 2或中间层。未来的理想是将这两者合并为一个大网络。在我们看来,协议的本质是不关心它是Layer 1、Layer 2,而是关注网络是否能够捕获价值。我们相信网络能够捕获价值,无论它最终是在哪个链上启动项目都不重要。

关于交易模型,我们认为它可能是一个transaction model,比如我们的computation和verification服务。无论它在哪个链上发起项目,都可以付一部分服务费,这部分服务费将被我们的网络捕获。在建立自己的token模型时,这些token持有人可以分享这些价值。

此外,未来我们可能会成为物理资产交换的一个中心Hub。每个物理资产项目都会发行自己的token,而这个tokenization过程可能需要流动性。我们可以提供入口流动性,使得我们的Layer 1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对于其他计算项目,如storage,我们视其为service provider。我们不需要创建每一个技术,因为整个加密货币是一个模块化的Stack。作为Hub,我们整合所有这些服务提供商,提供一个modular的解决方案。我们可以将所有这些不同的服务商整合在一起,作为一个go-to-market的解决方案,使每个服务商都能够受益,形成一种收益共享的关系。这样,客户使用时每个服务商都能够从中受益,形成了一种独立构建、共同销售的模式。

EO:

对于Depin行业内有很多负面情绪,这些声音并非全是负面的,而是有价值的反思和质疑。关键是关注问题的本质,尤其是产品原理方面的问题,比如去中心化算力可能需要在不同市场寻找机会,而非与中心化数据中心竞争。这是一个值得思考和治理的问题。

此外,对于Depin网络等其他设施,是否值得支持其大规模建设?比如,监测空气湿度或人流密集度等可以生成有价值的数据,但这些数据的实际价值是多少?这是需要深入探讨的问题。

更重要的或许是,拥有这些有价值的硬件资源或数据后,如何设计更好的商业模式来实现变现?每样有价值的东西都需要巧妙销售和产品化,可能不能期望它们全部成为像以太坊那样的平台级产品,而更适合小而美,满足长尾市场的需求。只要能够通过商业模式将其价值产品化,并沉淀到协议中,这些潜在的价值就有可能被挖掘出来。

评论

所有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