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intime

扫码下载App
iOS & Android

Chaomons | 公共物品的学术迷宫

write / 阿龙、17

support / Uncommons

Chaomons:这篇文章是一个带扩展的小文本,相关细节后续还会进行更加完备的论述。本文也是 Chaomons 在进行。时的附属产物。

文章主要用来分析现代经济学中的物品理论所对应的社会现象:从自由市场、政府调控、契约社会到制度协同,认为这些理论是学者意识形态的产物,进而塑造了一系列现象迷宫,在指导行动方面常常失灵。

引言

"Commons," "Public Goods" 这样的概念并不指向任何实体,因此,说某某事物是或者不是公共物品,这都陷入了概念陷阱。

这些概念真正指向的是,资源管理所面对的的一系列问题(problems),以及试图寻找解决方案的情感焦虑。

然而,人类的窘境是,没有人能够建立起一套通用的机制,来回答所有管理问题。大家能做的只是发明一套语言,用以分析:当试图解决公共物品问题时,产生影响的关键规则是什么,其预期结果如何。这是很多组织在议事的时候,所生产出来的文化资源。

此时,一些学者因擅长发明术语,建构体系,因此成为大家不断引用的话语库,尤其是那些具有决策权,需要说明自己决策合法的社会人群的话语库。在此意义上,奥斯特罗姆及其学术作品的运气不错。

我们也许觉得,这些概念是西方学者的发明,因此其内容不可信,是为了西方的民主而建构起来的意识形态,进而保持怀疑。

但是,我们也不得不关注,在意识形态之外的那些东西:这些学者真的看到了一些社会现象,难以被传统的理论所解释,这些现象不全来自于西方,正是这种异样,揭示了一种生存的可能性,这种“形式”上的异样感,也许是共通的。

为此,我们要理解这种意识形态所负载的时代处境。与其陷入批判知识分子的狂欢,不如清醒地看到这一现实:危险的知识分子,他们的思想能够被大家引用,不是因为知识分子具有什么阴谋诡计,而是因为他的话语触动了读者的时代语境。理解这种语境,意味着我们需要理解作者,也需要理解读者。

一、对“Public Goods”的误读

首先,我们需要排除这样的一种思路:孤立的去问什么是Public Goods,什么是Commons…就像中央电视台抽象地问:你幸福吗?这不是具有信息生产力的提问方式。

只因为如果要回答这个问题,只有一个答案,这个词是学者硬造的一个词,是为了诠释他关于社会政策的梦想,他的政治理念而设立的一个词,没有其他的解释。

这些概念说明白了,就是学者为了自己的政治理念而设立的一个词,并且他的政治理念促使他用了这个词,然后他把他的政治理念放在这个词里,进行了一些解释。然后这个概念背后代表着他的立场,他的思想,那么我们怎么能够说我们能够去诠释这个立场,这个思想呢?

这一提问方式的唯一作用,就是带来身份认同和身份区隔,这也是一种生产,生产的是一种“圈层”式的社会关系。

二、公共物品的分类游戏

四类物品不是四个东西,四个实体,它是当时时代,人们要处理的四类问题。此时我们需要追问,那个时代发生了什么,类似的问题在当今时代是否还存在,当时的解决方案如何,效果怎样?

可以明确的是前两种物品之别:

(1)私人物品是当时资产阶级兴起之后,关于私有产权的问题,这一问题引发了人们对于市场的认知;

(2)公有物品诞生于主权理论,是关于国家的学说。

(3)两种思想的根源可以无限往前追溯,但英国的经验论传统是一个重要思想根基,用以说明当时的社会状况。

在此基础上,主流经济学试图建立折中的方式,说明社会经济的周期性变化(从一种均衡到另一种均衡),该理论的一个应用是:说明美国治理模式的特殊性。

因此,"Private Goods"“Public Goods”这些概念背后都是这些学者,这些思想家的政治理想。一旦没有意识到政治理想的问题,没有意识到这些概念理论是为了圆那个时代学者们的梦想,圆那个观念的世界,没有意识到这点,去研究所有的这些思想,都会把自己绕进去,把自己在理论中绕迷路。

在此基础上,布坎南发明了第三类物品——Club Goods(俱乐部物品)。我们需要理解,布坎南为什么要关注这个东西。可以设想的答案是,美国后来的状态已经发生了变化,早期主流经济系对于市场和政府可以二分的前提预设有很大问题,故而布坎南强调一种受契约约束的社会状态。

接下来是第四类物品Common。Ostrom她和前两个学者的区别在于,她那个时代国别研究是兴盛的,美国对世界各地都感兴趣。那么这个时候盛行比较主义,比较政治学是显学。通过比较世界各地的制度,他们又有各种各样的理念:比如学术意义上的平等,平等的看待世界各地的制度,所以他们放弃了前面那种以美国为标杆的研究主张,然后去看世界各地的东西,所以这是Ostrom这个时代的学术追求,那么这个时代的学术追求之下她又把很多政治理念包含其中,比如说生态问题;比如可持续发展问题,比如通过制度协调人与人的关系。

三、学者搭建的思想迷宫

对于研究者而言,我们不应该盲目信任今天学者生产出来的二手资料,因为很多学者都有一个毛病,他们分不清自己的立场,说不清楚自己要解决什么问题,要处理什么现象。一旦写东西就是自己绕来绕去,自己内耗的东西,因此可以称之为“迷宫”。

例如,关于第三类物品(Club Goods)与第四类物品(Commons)的区别和联系是什么,其实缺乏有效说明,但是人们理所应当地炒作公共物品这个概念,这可以当作一个用来检验学者是否具有批判性思维的标志。

一个可以尝试的解决思路是,深入Ostrom作为美国学者建构的理论,是为了解决什么问题,然后追问,这些问题在我们这个时代有没有重复出现。例如,在Crypto中,各个社区的成员立足于自己所遇到的时代问题,把这些现象写进去,这就是一种不一样的研究。

在研究这种问题时,需要反复提问:我了解了这个理论之后,我将这个现象说给别人之后,它能解决我什么现实问题,如果一个理论没有办法处理这样的问题,满足个体生存需求,或者给予个体看到世界一种视角,拥有这种视角就能更好的生存下去,研究就是错误的。

四、走出迷宫:个人的现实选择

如果我们代入的身份不是”研究者“,而是”读者“。那么很多问题就豁然开朗了。对于读者而言,所要处理的不是理论问题,而是个人选择的问题。家庭成员、企业员工、政府人员和流散组织中个人,所要应对的日常问题并不相同,因此选择何种生活、启用什么样的理论分析问题,都依赖于个体选择。

如果个人的生活追求是,即不想去政府,也不想去公司,也不是一个有私产的农场主,注定要活在一个流散的组织中,那么可以去读ostrom,因为ostrom要应对的是这样一种场景:没有政府,没有市场,这个时候大家都要求去把自己眼前的东西拿去快速兑现,拿钱就跑,这时候如何建立规则来保护共同的财产,避免这个财产完全的不可持续的遭到了破坏。

而这也是我一开始关注的是第三类物品和第四类物品的区别的原因,因为我要做很多现实的选择,但是很多学者没有关注到这个问题:

(1)在我们的时代,选择并不多,我要么拥有自己的土地,要么走向政府,要么进入企业,要么去寻找可能存在的组织,以此生存;

(2)我没有分到土地,公务员的竞争激烈似乎并不需要我;走入企业之后,我见识了公司是如何使用契约的,以及这种契约不能协调政府与企业、企业与员工的现状;

(3)早期,我尝试理解可能的第四种选择,追问它和公司的区别是什么,以及和公司的关系,得到的答案是,我说不清楚,并且很多人陷入了同样的迷茫。

(4)我尝试从”时间“概念入手,来区分公司和第四种选择的规则区别,一个是消费关系:企业和用户之间通过市场关系,协调消费节奏(例如,折扣、会员、补偿等);另一个生产关系: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通过沟通,协调生产节奏(例如,延迟生产,根据不同偏好生产模块化的商品,或者提供集成服务等)。然而,这也是一种思路上的选择。

选择,意味着代价和收益,本研究的作用仅仅是为”第四种选择“提供更多变量,以此增加选择成功的概率。

评论

所有评论

推荐阅读

  • Cointime 4月13日要闻速递

    1. 香港电脑学会:以数码港元结算代币化资产

  • Wintermute过去1小时累计向Kraken充值1208万枚YGG,约1237万美元

    据链上分析师@ai_9684xtpa监测,过去一小时,Wintermute累计向Kraken充值了1208万枚YGG,总价值1237万美元,平均充值价格1.02美元。YGG原本是Wintermute链上持仓排行第五的资产,过去24小时下跌18%,现价1.02美元。

  • Pyth Network累计交易量已突破3000亿美元

    Pyth Network在第一季度总结报告中表示,其累计交易量已达到3000亿美元以上,已为55多个区块链上的330多个应用程序提供服务,目前提供跨传统和数字资产类别的500多个实时价格信息。

  • 过去24小时近9000万枚SHIB从流通中移除

    过去24小时近9000万枚SHIB代币被从流通中移除,Shiba Inu烧钱率暴涨50,000%。

  • 香港电脑学会:以数码港元结算代币化资产

    香港电脑学会金融科技专家小组执行委员会成员陈頴峰表示应以数码港元结算代币化资产,指出香港证监会发出关于代币化证券的通函后,市场上已经陆续推出各款代币化产品,要凸显代币化产品的优势,在交收、结算和营运上,合理地交易双方都会使用数字货币。为免市场需要落在流通的加密货币和稳定币上面,香港政府推行数码港元是应有之义,这样才能更好发展香港成为Web3.0枢纽,巩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 4家鲸鱼/机构在市场下跌期间抛售31,683ETH,价值1.06亿美元

    据Lookonchain数据,在市场下跌期间,4 家鲸鱼/机构抛售了 31,683 ETH(1.06 亿美元)。 Cumberland 向交易所存入 17,206 ETH(5730 万美元)。 0xC3f8 将 7,976 ETH(2660 万美元)存入Binance。 0x1717 向交易所存入 4,000 ETH(1332 万美元)。 Alameda/FTX 向 #Binance 存入 2,500 ETH(833 万美元)。

  • 过去7天USDC流通量减少8亿枚

    截至4月11日的7天内,Circle发行24亿USDC,赎回32亿USDC,流通量减少8亿枚。USDC总流通量为321亿美元,储备量为322亿美元,其中现金33亿美元,Circle Reserve Fund持有289亿美元。

  • 跨链桥Meson Finance宣布支持BEVM主网

    跨链桥 Meson Finance 在 X 平台宣布已支持 BEVM 主网,用户现可从任何 Meson 支持的链上将 BTC 跨链至 BEVM 主网。

  • Aptos链上交易量突破5.5亿笔,月增长超10%

    据Aptos Labs官方数据显示,Aptos链上交易量已突破5.5亿笔,本文撰写时达到550,170,220笔,月增长超10%,但活跃质押量下降至约8.62亿枚APT,当前全网APT总供应量为1,090,635,266枚。

  • Glassnode:币安现货市场份额仍占37.5%,但主导地位有所下降

    据链上数据分析公司Glassnode分析显示,自2024年1月美国现货ETF上市以来,比特币市场的现货交易量有所增加,到3月中旬,随着市场达到73,000美元的历史最高价(ATH),日交易量达到约141亿美元。币安在现货市场的市场份额仍占37.5%,然而,相较于上一周期,这种主导地位有所下降。2021年,币安占交易量的50%,但在2022年深熊期间的的交易量占比达到了惊人的85%+。总的来说,比特币自年初至今的价格行为得到了现货交易量显著增长和链上交易流动性增加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