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intime

扫码下载App
iOS & Android

Web3的快捷结账功能如何扩展至十亿用户?

VC

作者:Joel John

你好,

自上次我们撰写文章以来,市场就一直处于一个奇怪的状态。一家知名的美国银行倒闭了了的同时,像PEPE和Wojak这样的模因币正在流行,而专家们却在争论我们是否处于经济衰退中。我与创始人们交流时发现他们一直在长期的、艰难的融资路上挣扎,而新的L1链已经开始以可媲美整个国家GDP的估值上市。没人真正知道发生了什么。

远离这些噪音,我认为我们正处于Web3的知识复兴时期。今天的文章探讨了一项让我相信这一点的发展。但要理解为什么,我们需要回到过去。

时间回到1997年。互联网是一种奇特的现象,媒体还在努力理解的过程中。用信用卡在线支付给陌生人的习惯才刚刚开始形成。Walmart和Target等主要商家正在争夺越来越多的在线支付用户。在这之前一个名叫Jeffrey Bezos的人还在网上忙着卖书,但当他在1997年提交的一项专利将彻底改变我们对在线支付的看法。

这是一个人意识到他的专利将使其他人在至少20年内无法与他竞争后而露出的笑容。

这项专利让亚马逊在数字支付领域拥有了二十年的领先优势。这个专利还成功的阻止了Barnes和Noble在1998年与亚马逊的一次竞争。在2000年,成立于1976年的Apple公司,也不得不从亚马逊那里获得该技术的许可。该按钮就是亚马逊的一键结账按钮——通常在周末晚上按下之后才追悔莫及的按钮。

去年,光在美国,亚马逊就创造了3560亿美元的收入。假设,其中1%的交易通过快捷按钮完成,那就相当于约35.6亿美元。如果,我们对这个数字的1%作为利润进行计算,这个小小的用户体验创新为亚马逊至少贡献了3500万美元。以这个收入的20倍数计算,这个按钮的价值为7亿美元。那么这一切有什么意义呢?要理解这一点,我们需要研究互联网成熟时的消费习惯。

习惯的养成

在20世纪90年代末,在线支付是人们必须适应的新事物。我们没有进化到数字支付,而在屏幕上对陌生人进行“支付”存在着信任障碍。就连在印度这样的新兴市场,直到2008年,数字支付也并不普遍。当电子商务在该地区兴起时,我父亲会在网上下订单,但会在货物送到时用现金支付。

一键结账让那些已经习惯用借记卡的消费者,在线上购买变成一个非常丝滑的过程。每次结账,用户都会更加适应在网上购买物品。二十年后的今天,我会在网上订购日用品,并期望在十分钟内送货上门。

互联网上的其他用户体验元素也产生了类似的效果。Twitter、LinkedIn和Facebook上的新闻滚动推送使我们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接受了越来越多的内容。同样地,约会应用软件上的滑动按钮使找到伴侣变得像移动几下拇指一样容易。(当然,也许约会应用软件的例子是我的个人观点)。

用户与应用程序交互的改进深刻地影响了他们使用应用程序的方式。这本身并不是什么高深的科学。我们知道,许多Web3应用的用户体验是笨拙、不完善,而且可以说是一个笑话。缺乏用户是行业中的病根,而不是症状。

下面是一种思考方式。传统网络平台上的用户交互已经被尽可能地简化和普及化。因此,你可以在Robinhood上进行复杂的金融活动,比如在Tinder上与陌生人匹配约会,或在TikTok上消费国家赞助的宣传,而自己却丝毫没有意识到。(我说的是自己的经历)这是因为花费了数十亿美元聘请了当今最聪明的人才,以使这个过程更加丝滑。但与Web3中最简单的应用程序进行比较。比如在Uniswap上交换代币,你就会立刻意识到哪里出了问题。

大多数DeFi交易都需要验证钱包地址,批准签名并多次交互确认交易,以确保您正在与正确的智能合约交互。整个交易签名过程,尤其是使用实体钱包,可能会很有压力。当启动交易需的精神带宽如此之高时,用户只会与他们认为的有价值的产品进行交互。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DeFi和NFT由高价值交易主导的原因。

我一直在花时间寻找可能的解决方案。以目前的钱包地址和密钥管理方式,我们无法将行业推向十亿用户。即使是行业专家也因糟糕的密钥管理或向错误地址发送资产而损失了数百万美元。如果Zuckerberg和他的团队无法保证您发送给朋友的文本消息不会出现在其他人的收件箱中,你会信任Facebook吗?

我认为这就是我们今天面临的Web3的问题所在。但自2016年以来,该行业已经出现了令人兴奋的发展。它看起来类似于亚马逊在20世纪90年代晚期的一键结账。它被称为“抽象账户”(我在本文中有时会简写为AA,以便阅读)。

Koramangala效应

想一想你的电脑是如何与互联网互动的。当你下载和安装软件时,电脑会请求访问存储或运行命令的权限。在移动操作系统的情况下,系统会明确说明被安装的应用程序可以访问机器上的哪些数据。这是因为系统的根或管理员访问设备是被锁定的,不能被随意下载的应用程序访问。

为了“解锁”设备并授予软件访问权限,如今在MacOS设备上,你经常需要输入密码。键盘上的指纹扫描器或iPhone上的面部扫描器等功能使这个过程看起来快捷简单,但仍需要进行“检查”。

相比之下,每当你在Metamask中输入密码并与智能合约交互时,你就会将整个地址及其所有资产暴露给互联网。如果一个智能合约被设计成要清空你的钱包,通常只需要很少的权限。一旦你签署了一条消息并授予合约权限,它几乎可以做任何事情。这就相当于每次你需要买咖啡时都要打开一个银行保险库。对我来说,这听起来并不实际。

如今钱包的结构方式,我们会在签署地址时授予智能合约根访问权限。这就是为什么Web3中的网络钓鱼和黑客攻击如此频繁的原因。

Melvin Conway是一位著名的美国计算机科学家,他在1967年提出了著名的康威定律。该定律指出,任何一个组织生产一个系统都会产生一种其通信结构的一个副本的设计。这在加密应用程序中是相关的,因为大多数通信都分散在Discord、Telegram、GitHub和Twitter的私信中。

引自:Tumblr long back

在设计中,Web3中的协作是去中心化的。任何人都可以fork代码并创建自己的dApps版本。但是,如果这使得应用程序集成变得非常困难,该怎么办?如果你想知道我是什么意思,考虑一下Uniswap在六个链上的情况。普通用户为什么会关心使用哪个链来将他们的游戏代币兑换成USDC?理想情况下,这个问题根本不应该呈现给用户。

康威定律的一种思考方式是关于交易的便利性。在经济学术语中,交易会导致人们钱包中的账户余额发生变化。如果有人给我汇款,他们的余额减少,我的余额增加。如果交易过程非常不方便,呢么用户只会在经济上有意义时才会参与其中。这就是我所说的Koramangala效应。

印度有近20个独角兽公司来自于班加罗尔市的一个叫做Koramangala的街区。由于到达那个区域的交通量非常大,创始人或风险投资家很少前往那里,除非签署了投资协议或有正在追求的交易。

因为处理交通繁忙根本不值得。Web3中也有类似的情况。除非激励措施能够推动测试新应用程序,否则人们不会费心通过复杂的工作流程来尝试新应用。

(副注:本出版物的联合创始人Siddharth Jain曾经住在Koramangala。我第一次亲自与他见面是在我搬到迪拜后,因为我们在班加罗尔期间我住在城市的另一边。)

人们喜欢通过AML-KYC设置他们的交易所账户,汇款购买加密货币并设置钱包在Uniswap上进行投机,是因为有潜在的利润。如果是非投机性的资产,人们就会立刻失去兴趣。这解释了为什么波动性是我们行业最大的卖点。宣传重点通常是资产价格可能会上涨。这种主要面向交易者的构建方式阻碍了我们制作真正的B2C游戏或内容所有权应用程序。

Mirror、Lens和Audius在各自的领域内取得了成功。但是,与Substack、Mastodon或Spotify等传统对手相比,它们相形见绌。如果我们希望看到10亿用户来到Web3,那么用户体验必须像滑动或一键结账按钮一样直观。并且它必须以不阻止普通人与您的应用程序交互的成本的形式发生。

在这种情况下,Account Abstraction变得相关了。我一直在玩弄这个概念,但是为什么它的背景设置与想法本身同样重要。ERC 4337是市场上最被接受的抽象账户。一个思维框架是电话或电视等设备向它们的“智能”变体的演变。早期的移动设备只能执行一两个功能。打电话和发短信。今天,iPhone可以取代20世纪平均办公室的大部分生产力套件。类似的演变正在发生在加密货币钱包中。

与其让用户为每个交易都提供“root”访问权限,您可以将其设置为合同。该合同可以与支付主体进行交互,该主体具有其自己的参数。使用这个概念可以实现一些事情,比如仅允许向特定的钱包进行交易,每六个月更换钱包的密钥,或在没有ETH用于支付的情况下使用USDC进行支付。但这到底是如何工作的?

基础原理

以太坊有两种账户类型——外部拥有账户(EOA)和合约账户。EOA由用户通过像Metamask这样的钱包与以太坊(EVM链)进行交互。智能合约由代码控制;一旦部署,它们的行为通常无法更改。

每个在以太坊上的EOA都有两个“零件”。一个是公钥,一个是私钥。公钥相当于电子邮件地址或Twitter账户。这是你的标识符。你把它给任何想向你发送交易的人。私钥就像你的密码。如果丢失了,资产将无法访问。

在合约账户的情况下,您可以设置多个密钥,就像多签钱包一样。这是什么意思?假设您和我一样,喜欢在周五晚上随意逛荡并经常丢失家门钥匙。了解这一点后,您会将备用钥匙的部分分配给两个不认识的朋友。当您丢失家门钥匙时,您可以让他们来分享每个密钥分配的部分。只要他们出现并交出密钥部分,您就可以进入房子并更改密钥。

引自:Wallet’s Twitter.

这就是在密钥被抽象化的账户中发生的情况。在Argent的情况下,如果你失去了密钥,你可以把钱包提供者作为监护人来重置你的密钥,或者让你的朋友帮你恢复钱包

你还可以在不同的设备上保留不同的密钥——一个在硬件钱包上,一个在你的移动设备上,第三个在你的Metamask上。只要你可以访问这三个密钥中的任意两个,即使一个丢失,你也应该能够访问钱包。当然,这会破坏用户体验,因为你必须对每个交易进行两次签名。但它确保了你不会像在Metamask中那样完全暴露钱包。这种方法已经在Safe Wallet中实现并运行。

我们已经找到了一种恢复Web3账户的方法。这本身并不令人兴奋。令人兴奋的是智能合约提供的可定制性。这是什么样子?让我们来看看汇款,这是加密货币可能有产品市场适合性的唯一事情。稳定币对于跨境交易来说速度更快、更方便。但是,正如任何需要发送稳定币的人所知道的那样,你不能仅仅发送USDC。你的钱包中需要有一点以太币支付gas费。

这里出现了两种新兴的大师级的模型。一种是验证支付“大师”。验证支付大师允许应用程序代表用户支付gas费。这在交易足够大以证明赞助本身是有价值的情况下非常有用。另一种是代币支付“大师”。这是一种模型,用户可以用自己拥有的任何资产支付交易。

这篇Vitalik的文章很好地解释了上述模型。与其让每个交易直接进入链上,钱包提供商(如Argent)可以将单个用户的交易捆绑在一起进行链外打包。因此,您可以在一段时间内获取应用程序中所有用户的交易数据,查看他们是否具有支付费用和交易本身所需的必要余额,然后将其发送到打包程序。

打包程序将其发送到区块链(以太坊)以完成交易。打包程序可以收取小费以代表用户支付的gas费。在某些情况下(例如Argent上的Starknet),打包发生在链上。

抽象账户还使得开发独特的用户流程成为可能。例如,一个人可以进行银行转账,接收ETH,将其直接存入Aave,提取利息并将其转换回其法定货币,而无需设置Metamask钱包。或者,他们可以“租用”一个NFT(如Axie Infinity的),以玩特定的游戏,并在不离开游戏界面的情况下以小费返回它。您可以将与Web3钱包交互的乏味,可怕的方面抽象化。这种用户流程将允许Web3生态系统内创建全新的用例。

上面我提到了多个不同的特征集。

  • 第一个是使用社交恢复将密钥从用户钱包中抽象出来。
  • 第二个是有可能取消持有ETH支付气费的要求。
  • 第三个是捆绑多个交易类型,例如在Uniswap上将资产从一种转换为另一种,然后在像Aave这样的应用程序中进行贷款。

这些改进单独来看可能并不算太大的事情。但从用户体验的角度来看,这些是非常重要的从0到1的改进,经过了多年的发展才得以出现。可以这样认为,我们正在从区块链交易的256kbps时代,向100Mbps的时代迈进。通过这种方式构建的应用程序的复杂性将比我们在过去几年中看到的要高出几个数量级。以下是我提出的一些可能在实际使用中出现的用例。

我们将看到它与用户体验的整合是通过入口的方式。目前,在印度类似 OnMeta 的入口产品可以1分20秒内让用户进入以太坊(我亲自检查了这一点,我着迷于将之缩短到60秒)。但它的限制是转移必须在150美元以下。问题在于他们的用户流程涉及将资产发送到用户的钱包(如 Metamask),这个过程会产生成本。比如说大约5美元。抽象账户可以消除发送用户任何形式的数字资产的需要,并直接提供最终资产本身,这在像印度这样价格敏感的市场上非常重要。

让我们假设你试图从你最喜欢的创作者在Mirror上生产一篇文章。用户可以从Mirror“结账”,使用SDK查询几个入口,并支付一次从而在他们的新钱包中铸造NFT。假设平台(Mirror)将支付gas费,用户只需用本地法定货币进行一次交易即可收集文章。该流程与今天在Steam上购买游戏没有什么不同。在这种情况下,您获得的是NFT而不是游戏。

实际上,还有机制可以完全抽象掉复杂的钱包需求,使用像电子邮件这样的标识符进行此类工作流程。例如,您可以将Web3相关交易链接到您的GMail、Spotify和Twitter帐户。单个钱包可以在后端与所有这些服务进行接口。ReDeFined的SDK允许用户在使用类似于“使用Gmail登录”的社交登录系统的同时,在多个链上拥有钱包。

抽象账户还使使用实体礼品卡购买游戏道具成为可能。我们需要回到早期的2000年代(再次),才能理解为什么这很重要。当印度的手机革命开始时,收款或向人们发放账单的基础设施并不存在。

考虑到印度这么大的人口的情况下,一条信用线并不是电信运营商实现增长的可扩展方式。相反,大多数人没有借记卡以便数字支付。因此,使用代码兑换电话信用的充值卡成为解锁现在拥有超过10亿移动用户的常规方法。

真正意义上的“纸质钱包”

这种方式在Netflix、Spotify和XBOX Gold等服务中也有体现。这些平台认识到,做出这些购买决策的人(通常是未成年人)可能没有银行卡来在线订阅服务。在零售店销售实体代码可以降低让这部分用户进入的门槛。当这些未成年人逐渐成长并消费模式变得更加明确时,他们可以使用他们父母的银行卡。

Web3本地游戏也适用于同样的方式。一种分发和吸引用户的方法是销售虚拟游戏资产(或点数)的兑换码,而不是让孩子们设置钱包并通过交易所购买。 (我能感觉到有些家长在阅读此处时会感到不安,因为孩子的游戏内购买会让他们的信用卡账单变得越来越高。)

我最近购买XBOX卡时注意到的一件事是,代码甚至不在卡片本身上。您需要将卡片带到收银员那里,在购买时打印出代码并将其打印在账单上。实体卡片在这里的作用在于提醒顾客他们可以购买这些应用内信用。如果您正在尝试以Web3本地方式出售游戏资产,则用传统的结账系统(例如您在亚马逊上看到的系统)来代替实体卡片同样适用。

上述用户流程中,跳过了用户使用类似 Metamask 这样的外部拥有钱包进行设置,避免了他们通过交易所购买或在黑客攻击中失去所有 ETH 的麻烦。相反,你可以直接将数字物品(游戏内资产)作为 NFT 直接发送到他们在游戏中的账户上,就像你为红色死亡救赎购买金条或为《侠盗猎车手5》购买鲨鱼卡一样。

开发者将承担转移的手续费用,但是获得已经深入 Web3 的用户很可能比支付转移成本更加昂贵(是的,与零售分销商如 7/11 或 Target 进行合作的成本是有的,我在这里忽略了)。上述流程可以是在用户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提供游戏内资产或代币的机制,而后端实际上使用了区块链。

Web3的发展

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呢?Vybe的博客文章总结了这种方法所能实现的应用。在2022年3月我首次写到Web3中的Aggregation时,我提出了可能会出现聚合来自DeFi或NFT的功能集的超级应用程序。用户可以一键兑换空投获得的USDC并将其存入Aave以获得利息。

或者他们可以使用自己拥有的NFT在OpenSea上出售并偿还Compound上的债务。这个多步骤过程将由AA实现。如果你想看到一个实现了此功能的实际版本,可以查看CowSwap的Dump.services(https://twitter.com/CoWSwap/status/1653761691442872330?s=20)。他们允许用户从钱包中选择多个代币并将它们全部出售,换取单个资产。

这不仅仅是为了节省用户的点击次数。更重要的是,它能够实现定制化的体验,让用户无需担心与错误的智能合约互动或通过签署仿冒页面丢失所有代币。此外,AA使得可以在单个批处理交易中同时授权钱包与合约互动、转移资产和撤销权限,从而消除了用户以后撤销权限的需要。结果我们将看到的是一系列应用程序,它们在钱包前端上有不同的定位。

在2019年之前,Nansen、TokenTerminal以及Covalent等查询层还不存在,每个人都可以访问相同的公共物品——区块链数据。任何人都可以查询数据并显示正在发生的事情。但在此后的几年中,Nansen、Dune或Covalent添加了应用程序特定的层。

Nansen从简单的仪表盘开始,为所有人提供了一个代币的视图。TokenTerminal专注于将传统金融指标应用于区块链数据,以便更容易地比较使用传统世界基准的dApps。因此,你将公共物品与专有层结合起来,并追求细分市场。

在抽象账户中,我们将看到钱包层被商品化,而在策展和社交方面建立护城河。(我使用“钱包”层这个术语来指代像Metamask、Trust和Phantom Wallet这样的界面。核心功能是发送资产的应用程序)。例如,可能会发布一个钱包,通知用户一个损益表异常的钱包正在进行交易,然后询问用户是否想复制交易。这样的版本今天已经存在,但仍然存在问题。

你可以通过Nansen收到一个特定钱包交易的通知,然后手动跟踪它。有了抽象账户功能,整个体验变成了一个交易的单一通知,并允许你的钱包做出相同的交易,而且只需鼠标单击一次。

Nansen已经从耿聪钱包类型、其历史损益和通知用户的方式将该层商品化

另一种可能性可以通过社交网络实现。今天,当用户推荐一篇文章或艺术家时,很难证明他们对产品的真正兴趣。启用抽象账户的钱包可以为各种利基市场创建更强大的发现图表。例如,我更喜欢收集在Mirror上的文章而不是看到具有大量关注者的Twitter帐户的文章,因为前者表明花费了实际货币进行收集,而后者则在几乎没有成本的情况下利用了现有的社交网络。

这种方法可以为在Web3中难以扩展的几个基元注入新的生命力。例如,一个人的音乐消费记录、在游戏中的时间、或收集的文章的链上记录可以创建比Spotify或Twitter等替代品更丰富的社交图表。这样的模型将涉及将特定于用例的平台(如Mirror)集成到连接用户的社交网络中。

我尝试创建了一个原型,但很快意识到我应该坚持制作图表而不是UI模型。但是假设这样的应用程序将允许用户通过新闻源收集、交易或铸造链上资产。就像我们在Twitter上点赞、转推或订阅一样,而无需进入外部界面。

在明年夏天以100亿美元的估值进行融资但只接受软银的支票

今天,任何投资组合筛选器都可以显示用户所播放的文章、歌曲或游戏,但这些信息是孤立的且缺乏上下文。一个用于 Web3 活动的“动态”应该将这些信息汇总到一个单一的接口中,同时将一个人关心的其他用户所做的事情放入上下文中。

过去曾尝试构建类似的应用程序。Context.app 在尝试了几个月后转向了 Mint.fun。我找到的最接近这种方法的是 Interface.social。这种防护措施将来自于开发专有模型以检测什么算作信号,让用户看到它,什么只是垃圾邮件。

目前的 Web3 用户可能希望保护隐私,不想将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公开在链上,所以今天在加密生态系统中,这种模式可能不能真正适用。另一个问题是,像 Mirror 这样的零售应用程序尚未吸引足够的用户群来证明这样的“动态”是有必要的。任何追求这个机会的人都可能面临经典的鸡蛋和鸡的问题:链上活动太少了从而导致你在钱包上找不到用户。

Web3的快捷支付

在过去几周中,我一直在阅读《成为史蒂夫·乔布斯》。这本书不仅解释了史蒂夫·乔布斯如何成为他现在的样子,还阐述了个人计算机行业的先驱们所面临的挑战。例如,当iTunes发布并使得购买单曲取代整张专辑成为一种习惯时,他们不得不找到信用卡收费的解决方法。

以0.99美元的价格出售单曲将花费高达0.17美元。这会抹去苹果从该交易中获得的任何利润。因此,受电话收费模式的启发,他们想到了一种替代方案。他们开始向用户收取10美元到25美元的费用,然后在用户进行微交易时扣除1美元。

账户的抽象化为Web3交易做了同样的事情。您允许应用程序访问您的部分钱包,而不是您的全部钱包,让其具有经过筛选、验证的子集来进行操作。应用商店(iOS上的应用商店或Android上的Play商店)为移动应用程序做到了这一点。

请考虑,Web2支付的大多数变革都来自于筛选交易流程和减少进行这些交易所需的信任成本。亚马逊在电子商务的方面做到了这一点、Stripe和Plaid在银行交易和借记卡付款的方面做到了这一点、Coinbase在购买比特币时也做到了这一点。

*我们今天在Polygon看到的大量ERC-4337活动是由Biconomy提供的。这些仍然是早期的。5月份的数据将被忽略,因为五月目前只有4天。 来源:@niftytable on Dune。

这样做的问题在于,价值会流向哪里?一个论点是价值向下流动-流向SDK提供商和这些交易发生的链。例如,Biconomy能够将像他们的仪表盘这样的附加组件及逆行捆绑供寻求集成的开发人员使用。此外,他们能够提供来自服务于过去一年中无数个dApps集成的经验。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可能)成为启用AA的应用程序的默认选择。

另一个可能出现的价值积累的地方是团队建立的feed。如果做得好,使用链上数据的社交应用程序可以避免建立本机用户基础并创建查询链上活动的产品。在这种情况下,筑垒在数据查询、上下文化和向用户显示速度上。如果这样的社交网络规模化,它可以成为Web3各种应用程序的发现层。您想阅读Naval Ravikant今天早上在链上证明他花费多少时间阅读的内容吗?如果AA成熟了,这将会成为可能。我们一直在与一个构建沿着这些线的社交网络交谈。稍后会提到他们的更多信息。

对我来说,很明显抽象账户是Web3中几个可以产生网络效应的途径之一。也就是说,越多的应用程序转向这个标准,我们将看到用户和应用程序受益更多。这是因为您可以混合和匹配复杂的工作流程,就像我们今天在Web2应用程序Zapier上所看到的那样。如果标准被普遍接受,我们将看到围绕这个生态系统出现服务提供商。

这是什么样的呢? Biconomy的Ahmed提出的其中一个模型是法定支付主管。还记得我提到零售卡可以持有游戏资产的那一段吗?在这个模型中,零售商可以为实现转移而收取2%的交易费。

同样,第三方入口(例如Moony)可以在从记录的信用卡上收取费用后,直接为用户的游戏资产支付燃气费用。在当前的模型中,我们认为用户将承担这些成本。在法定支付主管模型中,开发者可以选择激励入口来使过程更加顺畅。

我可以继续讲述为什么抽象账户很重要,但您已经了解了大意。它让我兴奋的原因是,我们可能还需要几个季度,才能获得不需要用户付费的互联网规模的区块链应用程序。开发者可以在类似Arbitrum的L2上使用抽象账户,然后在应用程序扩展之前为用户支付费用,到那时再发布自己的应用程序链。我们在Lens中看到了这个的版本。这是否意味着L1的论点已经过时了呢?我也不太确定。

就我们所知,我们可能只是在看待另一个会在六个月内被由JP摩根运行的新型SQL链所替代的标准。

目前我所知道的是,我们可能正在过渡到一种构建消费者体验之间相互关联已经成为可能的新阶段。这让我感到非常兴奋。

我一直在关注的一件事是,AWS是如何使Web2初创企业能够扩展的。Netflix、Dropbox和Facebook在早期阶段都有相同的基础设施提供者。降低基础设施成本(对于创始人来说)帮助了我们所知道的大部分“web2”成为了现实。降低基础设施成本,将资源重定向到重要的领域。

AA可以像Web3本地应用程序一样做到这一点。如果您对此主题感兴趣,我强烈建议您查看以下资源。

一直以来规模一直是我们行业难以实现的目标,但现在似乎是可以实现的。

下次我会和大家分享一些我们正在探索的有关meme coin的内容。

-Joel

本文的撰写得到了Ahmed Balaghi ,MitchDan(来自Vybe)、AdrianCoiner 来自LobsterDAO)的帮助。Ahmed在澄清我对AA可能实现的思路方面提供了很大帮助,并且在引导本文的思路方面非常无私。一定要关注Biconomy的Twitter,了解可以使用AA构建的所有新应用程序。

注:

  1. 本文作者和Biconomy有一定的交集。
  2. 文章中提到的一些创业公司是Decentralised.co创业项目的一部分。
  3. 本文没有任何赞助内容。
评论

所有评论

推荐阅读

  • 5月29日午间要闻速递

    1. BTC跌破68000美元

  • 加密资产金融服务提供商SCRYPT宣布完成500万美元的战略融资,Braza Bank领投

    加密资产金融服务提供商SCRYPT宣布完成500万美元的战略融资,本轮融资由布拉扎银行(Braza Bank)领投,Funfair Ventures、Cabrit Capital和Atlantic Labs等风险投资公司跟投。 SCRYPT最近还获得了瑞士监管机构的批准,可以推出资产管理解决方案,SCRYPT Digital Investments AG 将于2023年7月获得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FINMA)颁发的投资组合经理许可证。

  • 美国财政部将发布NFT风险评估

    据Politico:美国财政部将发布NFT风险评估。

  • 预言机 API3 完成 400 万美元代币融资,DWF Labs 领投

    去中心化预言机 API3 宣布完成 400 万美元代币融资,DWF Labs 领投, Spartan Group、野村证券子公司 Laser Digital 和 Caladan(前 AlphaLab)参投。此轮融资将主要用于 OEV 网络主网的启动、去中心化应用(DApp)和区块链网络的进一步集成,以及支持 API3 服务的持续开发和推广。 API3 表示,此轮代币融资中 API3 以 2.81 USDC 的均价出售了 1,423,500 枚 API3 代币,出售的代币将采用 12 个月线性解锁和 6 个月锁仓的结构。

  • iGaming 项目 MetaToken 完成 500 万美元私募轮融资

    据 decrypt 报道,基于以太坊和 TON 的 iGaming 项目 MetaToken 宣布完成 500 万美元私募轮融资,若干风险投资机构、天使投资人和项目参与者参投,但具体投资方信息暂未披露。

  • MetaDragon:META NFT合约遭攻击,建议用户尽快将其转换为代币

    慢雾监测到与GameFi协议MetaDragon相关的潜在可疑活动,建议用户保持警惕。 MetaDragon在X平台发文表示,用户需尽快将METANFT转换为代币,以减少社区损失,META NFT合约刚刚遭到黑客攻击,黑客将钱包中的NFT转换为META代币并出售,攻击路径源自METANFT。

  • Aperture Finance完成A轮融资,估值2.5亿美元,将用于进一步发展其基于自然语言的DeFi平台。

    加州山景城的去中心化金融(DeFi)平台提供商Aperture Finance在A轮融资中获得了一笔不透露金额的资金,估值为2.5亿美元。此轮融资由Skyland Ventures、Blockchain Founders Fund和Krypital Group领投,Alchemy、SNZ、Stratified Capital、Tide、Cipholio、ViaBTC、CatcherVC和Double Peak等知名投资者参与。Aperture Finance将利用这笔资金进一步发挥其大型语言模型(LLM)接口的作用,将用户表达的自然语言意图转换为可以在链上编码的特定领域语言(DSL)。

  • 泰国推出新“数字游民”签证,可将逗留期延长近一年

    泰国政府宣布推出针对数字游民和自由职业者的新签证类别。据报道该签证允许他们在该国工作近一年,但有关税收和收入要求的细节尚不清楚。近年来,该国已成为数字游牧民的热点,吸引了加密货币交易者和开发者。 报道称,泰国政府为想要工作度假的外国人推出了新的泰国目的地签证 (DTV) 。DTV的费用为270美元(10,000泰铢),有效期为五年。DTV的逗留期限为180天,如果缴纳相同的费用,可以再延长180天,持证人每次可以在泰国工作近12个月。该签证规定,对于在泰国远程工作的人员,需提供至少约13,650 美元(500,000泰铢)作为配偶和子女的支持担保。

  • Andromeda推出Web3操作系统,为无缝多链未来铺平道路

    aOS允许用户、创建者和开发人员快速构建dApp,将开发时间从几个月缩短到几分钟。

  • 偶像与音乐节,新的融合模式能否运用好Web3的明星效应?

    MEET48 打造了一个AI 和 WEB 3.0 结合的娱乐领域粉丝平台,用户可以在其元宇宙中与偶像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