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intime

扫码下载App
iOS & Android

不切实际的叙事?Blur嫡系的L2项目Blast号称将50%的空投赠与开发者

在数字货币的波澜壮阔中,Blur创始人Pacman近期推出的L2网络Blast,似乎在光鲜的表象下隐藏着诸多疑问。

Blast官网公布其项目的生态路线图

Blast官网的最新消息显示,Blast Developer Airdrop计划于明年1月启动,同时将伴随Blast测试网的推出。引人注目的是,它宣称将有高达50%的空投份额慷慨地分配给开发者,似乎在一开始就打着慈善的旗号。

下文梳理一下Blast近期对外透露的一些关键信息点。

按照Blast的公布路线图,2024年2月24日将是它的主网上线日,届时不仅将推出DApp并开放提现功能,还计划在5月进行空投分发,并在同月24日支持Blast Points的“赎回”。这一切听起来颇为宏大,但却不禁让人思考其背后的实际可行性与影响。

Blast的TVL数据不断增长

Blast对自己的优势描述颇为自信,声称与现有的0%基准利率Layer2网络不同,它提供了ETH和稳定币的原生收益。这种通过ETH质押来回馈给用户和DApp的策略听起来不错,但是否真的具有长期可持续性和市场吸引力,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尤其是当Blast自豪地宣称能吸引高达200亿美元的流动性时,这种乐观的预测似乎与现实市场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有着显著的脱节。尽管Blast的抢先体验版本已经上线,但它的独家性和对受邀者的限制参与,似乎并不符合一个开放和包容的区块链网络所应有的精神。

最近的数据显示,尽管Blast网络在推出首日就达到了接近1亿美元的总锁定价值(TVL)和23,368的用户数,这些数字可能看起来令人印象深刻,但它们并不能全面反映一个新兴网络的长期潜力和稳定性,是否真正反映了一个新兴网络的长期潜力和健康,还有待市场和时间的检验

。因此,Blast虽然表面光鲜,但在其背后隐藏着一系列复杂的挑战和问题。只有通过时间和市场的持续检验,我们才能真正评估Blast的价值和影响力。

当我们深入剖析Blast的运作和目标时,创始人Pacman提出的两个核心问题——以太坊主网的高昂Gas费用和Blur bid池中资金的非活跃状态——显得尤为关键。

这两个问题确实是加密货币领域普遍存在的挑战,但仅仅识别这些问题并不足以证明Blast网络提出的解决方案既有效又创新。关键在于Blast如何具体实现其被动收益机制,以及该机制如何在实际操作中与现有的Layer 2解决方案相比较。

首先,我们需要审视Blast所提出的ETH质押收益率与现实世界的无风险利率(RFR)的比较。Pacman试图借此证明大部分Layer 2账户的资金因未产生收益而面临减值风险。然而,这种比较在理论上虽然有一定道理,却忽视了加密货币市场本身的高波动性和不确定性。虽然ETH的质押收益率相对稳定,但加密货币市场的波动可能对投资者的总体回报产生更大的影响。

Blast的核心特性包括以太坊质押挖矿和合约挖矿两大主要方向。虽然Blast将自身定位为一个能够为用户创造收益的Layer 2网络,但其实质操作主要涉及用户将资金存入Blast,然后Blast再将这些资金用于在以太坊主网络(Layer 1)进行质押,主要通过Lido平台实施。

通过这种模式,用户可以获得一定的利息回报以及Blast积分,但这与用户直接在Lido平台上进行质押的行为并无本质区别。Blast采用这种策略的根本目的似乎是为了增加其TVL(总锁定价值),借此吸引更多用户的加入和参与。对于Blast的合约挖矿策略。在当前的机制下,用户所支付的Gas费用分为两部分:一部分用于网络的燃烧机制,另一部分则作为奖励支付给矿工。

Blast根据EIP6969的提议,计划从Gas费中再划分出一部分给合约开发者。虽然这种分配方式理论上似乎公平——既然用户是为了与特定开发者的合约互动而支付费用,那么开发者获取部分收益似乎合情合理。然而,这种策略实际上可能增加了用户的总体交易成本,同时也引发了对Gas费用分配公平性和透明度的质疑。

此外,这种模式可能导致资源的不均衡分配,进而对网络的整体效率和公平性造成影响。因此,尽管Blast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激励开发者,但其长期的有效性和对整个生态系统的影响仍有待观察。

Blast已将超1万枚ETH存入Lido,并向MakerDAO存入442万美元稳定币这些策略是否能在实际应用中有效地解决Pacman提出的问题,还有待市场和用户的实际体验来验证。特别是在加密货币领域,许多理论上看似完美的解决方案在面对市场的复杂性和用户行为的不可预测性时,往往会遭遇意想不到的挑战。

因此,尽管Blast的策略听起来充满吸引力,但它们是否能够在长期中证明自己的有效性和优越性,仍然是一个未解之谜。

在深入探讨了Blast的机制和策略后,现在我们转向其战略实施的实际效果,以及市场对这些策略的反应。Blast在试图解决Layer 2网络中的普遍问题的同时,也揭示了其自身策略的一些潜在弱点。

Blast采取了双重策略来推动其网络的成长和发展。首先,通过ETH质押吸引TVL,Blast试图在缺乏具体应用的情况下打造一个有吸引力的平台环境。其次,Blast通过CSR激励开发者加入,展示其拥有的资金规模,以此吸引更多的参与者。然而,这种策略是否能在实际操作中吸引持久的开发者和用户参与,是一个值得怀疑的问题。关于Blast团队的资金操作,他们的表述方式颇具技巧。

尽管Blast声称从诸如Paradigm等机构融资了2000万美元,但这笔资金实际上是指Blast的贡献者筹集的资金。这可能意味着Pacman为Blur筹集的资金也被计入Blast的资金池,但并不清楚这些资金将如何直接用于Blast的发展。市场和用户对Blast及其母平台Blur的反应进一步凸显了理论与实践之间的断裂。

以黄立成(@machibigbrother)为例,他作为Blur平台的知名用户,在Blur上的交易规模巨大,但他对Blur第2季空投的不满揭示了即使是大额交易者也可能对平台的策略感到不满。这种不满可能源自空投策略本身的问题,或者是由于空投带来的市场波动和用户利益分配的不均衡。黄立成在Blur上交易NFT时的巨额亏损也揭示了Blur策略的潜在风险。据Lookonchain监测,他在Blur上的交易已累计亏损超过2500万美元。这种亏损可能是由于Blur平台的市场波动性或其交易机制的不完善所致。

一个健康的交易平台应能为用户提供更稳定和可预测的交易环境,而Blur在这方面似乎未能满足这一标准。最后,黄立成对Blur平台的连续不满也反映出Blur在用户体验和策略调整方面的不足。当Blur在今年3月宣布增加刷单积分时,黄立成也表达了不满,这表明Blur在调整策略时可能未充分考虑用户的真实需求和市场反应。

总体来看,Blast的双重战略在实际操作中面临着诸多挑战,市场和用户的反应揭示了理论和实践之间的巨大差距。这对Blast的长期成功构成了严峻的挑战。

在对Blast的战略、操作模式以及市场和用户反应进行了深入分析之后,我们可以总结出几个关键点。首先,Blast试图通过创新策略,如ETH质押和CSR激励机制,来解决Layer 2网络中的普遍问题。

然而,这些策略是否能够在实际操作中有效并持久地吸引开发者和用户的参与,仍是一个未解之谜。围绕Blast团队的资金操作和市场策略的不透明性,以及用户对Blur平台策略的不满,揭示了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和波动性的加密货币市场中,任何新平台或网络都需要面临建立信任和稳定性的挑战。

最后,虽然Blast展示了一些初步的成功和潜力,但它的长期成功将依赖于其能够持续吸引用户和开发者、提供稳定的交易环境,以及在市场中建立起强有力的信任基础。考虑到当前加密货币市场的复杂性和竞争激烈的环境,Blast的未来之路无疑充满了挑战和不确定性。

评论

所有评论

推荐阅读

  • Cointime 4月13日要闻速递

    1. 香港电脑学会:以数码港元结算代币化资产

  • Wintermute过去1小时累计向Kraken充值1208万枚YGG,约1237万美元

    据链上分析师@ai_9684xtpa监测,过去一小时,Wintermute累计向Kraken充值了1208万枚YGG,总价值1237万美元,平均充值价格1.02美元。YGG原本是Wintermute链上持仓排行第五的资产,过去24小时下跌18%,现价1.02美元。

  • Pyth Network累计交易量已突破3000亿美元

    Pyth Network在第一季度总结报告中表示,其累计交易量已达到3000亿美元以上,已为55多个区块链上的330多个应用程序提供服务,目前提供跨传统和数字资产类别的500多个实时价格信息。

  • 过去24小时近9000万枚SHIB从流通中移除

    过去24小时近9000万枚SHIB代币被从流通中移除,Shiba Inu烧钱率暴涨50,000%。

  • 香港电脑学会:以数码港元结算代币化资产

    香港电脑学会金融科技专家小组执行委员会成员陈頴峰表示应以数码港元结算代币化资产,指出香港证监会发出关于代币化证券的通函后,市场上已经陆续推出各款代币化产品,要凸显代币化产品的优势,在交收、结算和营运上,合理地交易双方都会使用数字货币。为免市场需要落在流通的加密货币和稳定币上面,香港政府推行数码港元是应有之义,这样才能更好发展香港成为Web3.0枢纽,巩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 4家鲸鱼/机构在市场下跌期间抛售31,683ETH,价值1.06亿美元

    据Lookonchain数据,在市场下跌期间,4 家鲸鱼/机构抛售了 31,683 ETH(1.06 亿美元)。 Cumberland 向交易所存入 17,206 ETH(5730 万美元)。 0xC3f8 将 7,976 ETH(2660 万美元)存入Binance。 0x1717 向交易所存入 4,000 ETH(1332 万美元)。 Alameda/FTX 向 #Binance 存入 2,500 ETH(833 万美元)。

  • 过去7天USDC流通量减少8亿枚

    截至4月11日的7天内,Circle发行24亿USDC,赎回32亿USDC,流通量减少8亿枚。USDC总流通量为321亿美元,储备量为322亿美元,其中现金33亿美元,Circle Reserve Fund持有289亿美元。

  • 跨链桥Meson Finance宣布支持BEVM主网

    跨链桥 Meson Finance 在 X 平台宣布已支持 BEVM 主网,用户现可从任何 Meson 支持的链上将 BTC 跨链至 BEVM 主网。

  • Aptos链上交易量突破5.5亿笔,月增长超10%

    据Aptos Labs官方数据显示,Aptos链上交易量已突破5.5亿笔,本文撰写时达到550,170,220笔,月增长超10%,但活跃质押量下降至约8.62亿枚APT,当前全网APT总供应量为1,090,635,266枚。

  • Glassnode:币安现货市场份额仍占37.5%,但主导地位有所下降

    据链上数据分析公司Glassnode分析显示,自2024年1月美国现货ETF上市以来,比特币市场的现货交易量有所增加,到3月中旬,随着市场达到73,000美元的历史最高价(ATH),日交易量达到约141亿美元。币安在现货市场的市场份额仍占37.5%,然而,相较于上一周期,这种主导地位有所下降。2021年,币安占交易量的50%,但在2022年深熊期间的的交易量占比达到了惊人的85%+。总的来说,比特币自年初至今的价格行为得到了现货交易量显著增长和链上交易流动性增加的支持。